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漢字詩文’ Category

收藏《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

孩子快 抓緊媽媽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媽媽怕你 碰了頭 快 抓緊媽媽的手 讓媽媽陪你走

收藏李家同的《車票》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 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因為母親節前後,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電台更是如此,即使做個餅乾廣告,也都是母親節的歌。對我而言,每一首這種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生下一個多月,就被人在新竹火車站發現了我,車站附近的警察們慌作一團地替我餵奶,這些大男生找到一位會餵奶的婦人,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來了。等到我吃飽了奶,安詳睡去,這些警察伯伯輕手輕腳地將我送到了新竹縣寶山鄉的德蘭中心,讓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女傷腦筋。

愁危樓

危樓外, 重重蒼柏, 勢若孔雀石叠, 天遮地蓋。 扶欄欲眺, 撥未開; 卻得秋露万點, 飄飄撒撒, 冷透心懷。 來源: 《走了一万一千哩路》– 顧城

只要等候

爲什麽要喜樂?不是因爲痛苦本身有多刺激,而是因爲神能把復活當日所作的奇事做在你我的身上,使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很多人把這句話看錯了,以爲凡是有益處的事,都會歸于愛神的人。其實保羅所指的剛好相反,因爲接下去他提到的“萬事”是指: 患難,困苦,逼迫,飢餓,赤身露體,危險,刀劍等事。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保羅都忍受了。因爲他相信,沒有任何苦難可以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這中間只有時間的問題。只要等候: 神把黑暗沉寂的受難星期五,轉換變成復活的星期天早晨的神跡,有一天會在宇宙的尺度上擴張地呈現出來。 來源: 《無語問上帝》 — Philip Yancey

詞人楊明學

楊明學(1980年-2004年),是台灣已故作詞人。2004年1月,因罹患罕見的泡狀軟組織腫瘤(或稱肌肉軟組織腫瘤)過世。除了作詞外,他也曾在《明日報》網路上以“卡夫卡”名義發表許多創作。 7點10分,清晨時分,慵懶的氣氛, 睡不著醒不了,我又失了魂, 我枯坐著,望著日輪,卻以為是黃昏, 鳥鳴聲,讓我回神,才發現 已經過了一生, 浮浮沉沉,假假真真,為誰辛苦,為誰認真, 為何努力,為何犧牲,拚了再拚,忍了又忍, 還是慾望,這種本能,會讓人忘了,有多心疼, 只是不知,無論如何,到了最後,還不是一個人, 到了最後,才發現不是 一個人。 不眠的歌詞是楊明學的遺作,范瑋琪譜的曲。讀歌詞的時候,總覺得它應該是楊學明將要離世前的感嘆和領悟。

Page 1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