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周國平’

兩句話

一個人自己規划其存在的方式總是最好的,不是因為這方式本身算最好,而是因為這是他自己的方式。 愛的給予即不是謙卑的奉獻,也不是傲慢的施捨,它是出於內在的豐盈的自然而然的流溢,因而是超越於道德和功利的考慮的。 來源:《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在黑暗中併肩行走

在最內在的精神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愛並不能消除這種孤獨,但正因為由己及人地領悟到了別人的孤獨,我們內心才會對別人充滿最誠摯的愛。我們在黑暗中併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聖路上,無法知道是否在走嚮同一個聖地,因為我們無法嚮別人甚至嚮自己說清心中的聖地究竟是怎樣的。然而,同樣的朝聖熱情使我們相信,也許存在著同一個聖地。作為有靈魂的存在物,人的偉大和悲壯盡在於此了。 來源: 《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靈魂生活

在一個功利至上,精神貶值的社會裏,適應取代創造成了才能的標誌,消費取代享受成了生活的目標。在許多人心目中,“理想”,“信仰”,“靈魂生活”都是過時的空洞詞眼。可是,我始終相信,人的靈魂生活比外在的肉體生活和社會生活更爲本質,每個人的人生質量首先取決於他的靈魂生活的質量。一個經常在閲讀和沉思中與古今哲人文豪傾心交談的人,和一個沉湎在歌廳,肥皂劇以及庸俗小報中的人,他們肯定生活在兩個絕對不同的世界上。 來源: 《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守望者

所謂超脫,并不是超然物外,遺世獨立,而只是與自己在人世間的遭遇保持一種距離。有了這種距離,也就有了一種看世界的眼光。一個人一旦省悟人生的底蘊和限度,他在這個浮華世界上就很難成爲一個躊躇滿志的風雲人物了。不過,如果他對天下事仍有一份責任心,他在世上還是可以找到他的合適的位置的,“守望者”便是為他定位的一個確切名稱。 來源:《朝聖的心路》 — 周國平

君子不器

有一回,孔子和他的四個學生聊天,讓他們談談自己的志向。其中三人分別表示想做軍事家,經濟家和外交家。唯有曾點說,他的理想是暮春三月,輕裝出發,約了若干大小朋友,到河裡游泳,在林下乘涼,一路唱歌回來。孔子聽罷,喟然嘆曰:“我和曾點想的一樣。” 聖人的這一嘆,活脫脫地嘆出了他的未染的性靈,使得兩千年後一位最重性靈的文論家大受感動,竟改名“聖嘆”,以志紀念。人生在世,何必成個甚麼器,做個甚麼家呢,只要活得悠閑自在,豈非勝似一切? 來源:《經典的理由》- 周國平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