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散文’

自憐

周五晚,一人獨自來到學生中心,買了盒兩菜一飯的便當。找了個角落坐下。取下眼鏡,打開便當,一陣熱氣撲面而來。看了眼面前Panda Express的飯盒,胃口頓時全無。可是還是要吃。吃了第一口,抬頭環顧四周,猛然感到自己的視力真的越來越差。 要是有一天我瞎了怎麼辦?我邊吃便想。 坐在醫院裡,瞎了眼的我一臉喪志。想要寫作,卻看不見;想在電腦上打字,也還是看不見。最後,爸媽來了。聽到他們的聲音,可是仍看不見。 想到這,心頭一熱,熱淚已經盈眶。偷偷地擦干。低頭,繼續吃難以下咽的便當。

失蹤

您已經失蹤十五天了,仍然音訊全無。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我做不了什麽,只能為您祈禱,希望您終能踏上回家的路。 這一日,我總在想,您在哪裏?您的情況如何? 是否是雪下得太大,把您來時的腳印都覆蓋了,您昏花的眼睛分辨不出回家的路?您有沒有問好心的路人,家在哪裏,而他們都視您如瘋子,避而遠之? 希望有好心人收留你,不然寒風凜凜的夜晚您可怎麽挺過來。如果您走累了,千萬不要急,免得跌跤把膝蓋磕破了。唉,希望主與您同在,希望奇跡會出現。

聼了你的分享之後

你分享的時候,我就坐在你身邊。你的聲音告訴我你極力控制你的情緒。我可以想象你心中的洶湧澎湃。可誰又會不感動呢?你分享的本身就是一件沉重的要讓人窒息的事情。 我想,從今以後,你在我眼中將不再一樣,因爲你從苦難的另一端走了出來,皮毛不損,只是丟失了一份純真。從今以後,因爲你所述說的故事,我對你多了一份理解,多了一份認識。 你問了很多好問題,曾經每個人可能都不只一次質問過的問題。當我們提問的時候,也許我們多了一份成熟,可是也同時少了那一去不復返的童真。我很開心你找到了可以接受的答案,它讓你可以繼續走下去,去面臨更多將要撲面而來的問題。也許,你的經歷可以讓你更理解擁有同樣經歷的人,而這份理解雖不是答案,卻可能給予那一顆顆痛苦的心一份真誠的慰籍。

速寫

從我坐著的這個角度看,每個燈柱都特別高,像忠實的天兵守護著這小小的籃球場。劇烈運動后,我坐在球上,在球場中央。九點之後的這裡,已無人。旁邊的小公園裏只有一個男人在蹓狗。 沸騰的夏日,在徐徐的夜風中已沉澱。月圓星高,一切在蟲鳴中似乎已進入水墨畫中的瀟逸和脫俗。 滴滴汗水,由我的額頭下滑,在我的臉頰上肆意滑行。然後在下巴的邊緣做它們此生氣概沖天的壯舉,自由高空落體。面前的地上,已經是汗印斑斑。干了又溼,溼了又干。偶然想到生命的循環和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