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書摘’

愁危樓

危樓外, 重重蒼柏, 勢若孔雀石叠, 天遮地蓋。 扶欄欲眺, 撥未開; 卻得秋露万點, 飄飄撒撒, 冷透心懷。 來源: 《走了一万一千哩路》– 顧城

只要等候

爲什麽要喜樂?不是因爲痛苦本身有多刺激,而是因爲神能把復活當日所作的奇事做在你我的身上,使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很多人把這句話看錯了,以爲凡是有益處的事,都會歸于愛神的人。其實保羅所指的剛好相反,因爲接下去他提到的“萬事”是指: 患難,困苦,逼迫,飢餓,赤身露體,危險,刀劍等事。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保羅都忍受了。因爲他相信,沒有任何苦難可以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這中間只有時間的問題。只要等候: 神把黑暗沉寂的受難星期五,轉換變成復活的星期天早晨的神跡,有一天會在宇宙的尺度上擴張地呈現出來。 來源: 《無語問上帝》 — Philip Yancey

兩句話

一個人自己規划其存在的方式總是最好的,不是因為這方式本身算最好,而是因為這是他自己的方式。 愛的給予即不是謙卑的奉獻,也不是傲慢的施捨,它是出於內在的豐盈的自然而然的流溢,因而是超越於道德和功利的考慮的。 來源:《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在黑暗中併肩行走

在最內在的精神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愛並不能消除這種孤獨,但正因為由己及人地領悟到了別人的孤獨,我們內心才會對別人充滿最誠摯的愛。我們在黑暗中併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聖路上,無法知道是否在走嚮同一個聖地,因為我們無法嚮別人甚至嚮自己說清心中的聖地究竟是怎樣的。然而,同樣的朝聖熱情使我們相信,也許存在著同一個聖地。作為有靈魂的存在物,人的偉大和悲壯盡在於此了。 來源: 《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靈魂生活

在一個功利至上,精神貶值的社會裏,適應取代創造成了才能的標誌,消費取代享受成了生活的目標。在許多人心目中,“理想”,“信仰”,“靈魂生活”都是過時的空洞詞眼。可是,我始終相信,人的靈魂生活比外在的肉體生活和社會生活更爲本質,每個人的人生質量首先取決於他的靈魂生活的質量。一個經常在閲讀和沉思中與古今哲人文豪傾心交談的人,和一個沉湎在歌廳,肥皂劇以及庸俗小報中的人,他們肯定生活在兩個絕對不同的世界上。 來源: 《朝聖的心路》- 周國平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