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Posts Tagged ‘詩’

愁危樓

危樓外, 重重蒼柏, 勢若孔雀石叠, 天遮地蓋。 扶欄欲眺, 撥未開; 卻得秋露万點, 飄飄撒撒, 冷透心懷。 來源: 《走了一万一千哩路》– 顧城

親近你

親近你 倒空我的憂慮 親近你 訴說我的空虛 親近你 感受愛的甜美 親近你 以你的心為心 在你的身旁 雖勞苦卻總有勇氣 有你的陪伴 雖受傷卻總有醫治 有你作我主 雖坎坷卻總有平安 親近你 一生唯要親近你 渴慕你的心始終如一 親近你

泡沫

世界的膚淺 擱淺了我的視野 生活的忙碌 盲目了我的靈感 趕在潮流最前面的 永遠是短暫的泡沫 忙於趕路的我 暴死在沙灘前 沒人知曉

半個臉的月光

迎面的微風, 把你吹囘我身邊。 礁石的心腸, 卻喪失了音符的跳躍。 晴朗的天空, 蜜水的愛戀, 還有憤恨的饒舌, 都在控訴嚮往的瘋狂。 你卻無法看見, 那早已捆綁的羔羊。 迷失了方向, 半個臉的月光。

明天

明天, 是黑與白的交界, 還是炫目的晨露 在烈日下的死亡? 之後, 是僧與鍾的對白, 還是扎手的玫瑰 在荒漠上的綻放? 答案是揪心的掙扎。

Page 1 of 212